厦门PX项目事件始末

       
岁末的厦门,再次激荡出不平静。备受关注的PX项目争议事件,又有了新的进展。

摘要:
中国国家环保部官网12日披露,漳州PX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已在1月9日通过,争议18个月的厦门PX项目移址漳州案终告尘埃落定。漳州厂的投资额将达人民币137.8亿元。
环保部同时通过翔鹭石化(漳州)有限公司年产150万吨的精对苯二甲酸(PTA)二期等项目,与漳州PX项目是相关搁浅18月
厦门PX化工“毒项目”移漳州中国国家环保部官网12日披露,漳州PX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已在1月9日通过,争议18个月的厦门PX项目移址漳州案终告尘埃落定。漳州厂的投资额将达人民币137.8亿元。环保部同时通过翔鹭石化(漳州)有限公司年产150万吨的精对苯二甲酸(PTA)二期等项目,与漳州PX项目是相关企业工程,总投资额也达49.6亿元。两者的环保投资分别为8.3亿元和7亿元。环保部有关人士12日晚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环保部是去年11月25日受理上述项目的环评报告,如今在环保部常务会议上获得原则通过,「意味着环保部这一关已经过了。」2个项目兴建地点都在福建省漳州市。据了解,福建省政府曾表示建厂地址位于漳州市东山县的古雷半岛,漳州市环保局下一步可能在古雷半岛设立环保分局,,监督施工过程和验收,并在东山县成立由各有关部门参与的管理委员会。漳州PX项目指的是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投资的年产80万吨对二甲苯工程及整体公用配套工程,原本计划建在厦门市海沧南部区域,但在2007年3月遭厦门大学教授赵玉芬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反对并要求迁址,福建省政府经审慎评估后,2007年12月16日决定迁建。赵玉芬院士12日获悉环保部消息后表示,看来项目已离开厦门,与厦门无关了。她并重申当初主张:不反对项目落地,但不宜放在厦门。(编辑:英臻)

种种迹象表明,面对几乎一致反对的声音,政府在对项目的态度上出现了松动。

12月8日,福建省厦门市在网站上开通了“环评报告网络公众参与活动”的投票平台;12月13日,厦门市政府开启公众参与的最重要环节——市民座谈会,市民参与踊跃。

有媒体报道,福建省日前召开了省委所有常委参加的专项会议,会议形成一致意见:决定迁建厦门PX项目,预选地将设在漳州市漳浦县古雷半岛。同时,厦门市委、市政府高层官员当晚已同翔鹭集团高层初步达成迁建意向。

这个消息目前尚未得到权威部门的证实。

有评论指出,这是一场民意的胜利。

喷薄而出的民众意见,阻挡了一个庞大的化工项目。回顾一年多来有关PX项目的激烈争论,事件之初,正是厦门大学的一名教授,以科学家的社会责任,告诉了民众什么是PX工程。

她就是赵玉芬,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从小在台湾长大,1971年考取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留学深造,1975年获化学博士学位并开始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1979年,赵玉芬却毅然回到了祖国。先后在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及清华大学工作。

赵玉芬不是第一个知道PX危害的人,但她是最先站出来的人。

2006年11月,赵玉芬从厦门本地的媒体上看到一则PX项目开工的新闻。“由于PX是对二甲苯化学名的缩写,当时我也没有一下子意识到。后来,才清楚是对二甲苯。”

对于一个从事化学研究的专业人士来说,不留心都会忽略。赵玉芬想,普通民众肯定不知道PX是怎样的一个项目。

赵玉芬忧心忡忡,觉得必须通过正面渠道解决问题。同时把这个情况跟同在厦门大学的其他几位科学家作了沟通。

2006年11月底,赵玉芬被邀请参加厦门市部分干部的科普学习会议。由于事先被要求不要在会上提及PX,作为到会的三位专家之一,她如坐针毡。

随后,赵玉芬、田中群、田昭武、唐崇悌、黄本立、徐洵6位院士联名写信给厦门市领导,从专业的角度力陈项目的弊端。

2006年12月6日,还是这几位院士,面对面与厦门市主要领导座谈,未能取得进展。

2007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赵玉芬联合百余名全国政协委员,提交了“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提案”。

提案中提到“PX全称对二甲苯,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在厦门海沧开工建设的PX项目中心5公里半径范围内,已经有超过10万的居民。该项目一旦发生极端事故,或者发生危及该项目安全的自然灾害乃至战争与恐怖威胁,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份105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的提案中,有几十所著名高校的校长以及十多名院士。

至今还不被外界知晓的是,在这次两会上,赵玉芬准备了三份风格及内容截然不同的材料。

一份是她在参加小组讨论时,针对PX项目的发言稿,一份是提交的提案,还有一份是提供给《政协信息》的材料。三份材料,虽都是针对PX项目,但角度各有不同,一份比一份理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