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铁中院发布新疆首个运输合同纠纷审判白皮书,规范市场秩序

乌铁中院发布新疆首个运输合同纠纷审判白皮书

核心提示:广东省中山市共有各类商品市场300多个,形成了众多的以市场为载体的商贸物流圈。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成立课题组,对近年受理的运输合同纠纷案件通过实证调查等方式分析了运输合同纠纷存在的主要问题,并提出相应对策建议。

物流市场不规范 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缺失亟需重视

一、运输合同纠纷案件的基本情况

今天上午,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了全国法院系统首个运输合同纠纷审判白皮书。白皮书显示,运输合同纠纷中当事人风险意识淡薄,案件调解难度大,物流市场不规范,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缺失等亟需引起重视。

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近两年受理的各类运输合同纠纷案件134件,审结119件。案件类型中,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占126件、货运代理合同纠纷占5件、航空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占3件。从诉讼主体来分析,企业作为诉讼主体的有56件,快递公司作为诉讼主体的案件有37件,其他诉讼主体的案件有41件。

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彭小平表示,这是新疆全区法院系统首次就运输合同纠纷审判白皮书召开新闻发布会。

二、运输合同纠纷的特点

运输合同纠纷案件数量逐年递增

一是纠纷成因较为集中。运输合同纠纷的成因多在于货物运输途中发生货损而引发纠纷或因拖欠运费等情形而引发的纠纷。二是缺席判决比例较高,约占审结案件的35%。三是运输合同相对方在交易过程中不规范导致纠纷高发。一些物流公司在交易过程中存在合同不规范及送货单、承运单不规范、无经办人签名或运输公司盖章等情形引发的纠纷占主要原因。四是纠纷发生呈现出一些新特点。如,托运人认为物流公司对其制定的限制赔偿责任等格式条款未尽提示和说明义务,发生纠纷后条款不能得到托运人的认可而引发诉讼;由于合同约定由运输企业代收货款或垫付货款而引发发货方起诉运输企业的案件呈增多趋势;对货物该加固不加固,发生纠纷后条款不能得到认可而引发诉讼;还有的是由于对托运物品是否特殊货物约定不明,导致承运方被交通管理部门罚款,并产生司机补贴、装卸费而引发纠纷及运输途中因火灾、车祸引发的损失负担问题。

彭小平介绍,2014年5月1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批复,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沙依巴克区、新市区、头屯河区、水磨沟区、米东区、现哈密市伊州区、库尔勒市的运输合同纠纷案件由乌鲁木齐铁路两级法院管辖受理。四年来,铁路两级法院大力提升运输合同纠纷案件的审判水平,不断加强对运输合同纠纷审判领域新情况、新问题的调研,在促进运输企业依法经营,运输市场良性健康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铁路法院推出运输合同纠纷审判白皮书,目的就是总结审判经验,健全运输法治,保障运输安全,促进新疆经济和运输市场良性循环、健康发展。铁路两级法院将依法公正审判,维护运输秩序,不断发挥铁路法院在运输风险防范中的预警作用,促进运输市场良性健康发展。

三、法律适用上的疑难问题

乌铁中院民庭庭长李晓艳就运输合同纠纷审判白皮书作主题发布时说,运输合同纠纷是指当事人之间因订立、履行、变更、终止运输合同发生的权利义务纠纷。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及电子商务的普遍应用,运输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运输合同纠纷案件数量也在逐年递增。乌铁两级法院四年来共计收案1187件,受理的运输合同纠纷案件类型集中在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和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这两类。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件占比最高,约占全部运输合同纠纷案件的90%。

1.缺乏运输合同导致难以确定诉讼主体

风险意识淡薄 未签订规范书面合同

如一案件中被告某托运部否认原告提交的两份承运单系其开具,并称未与原告张先生发生该两笔灯饰承运业务。该案又缺乏双方签订的运输合同,法院根据原告的申请,前往被告营业场所对被告财务人员制作调查笔录。由法院工作人员向其出示了原告提交的两份承运单原件后,该托运部工作人员明确表示该承运单是被告的承运单,承运单上的货物均已送到目的地。应法官要求,其财务人员还出示了一张公司作废的承运单。该承运单的样式与原告提交的两张承运单的样式一致,公司信息栏所载明的电话均与原告提交的两张承运单上所载的一致。法院对原告提供的该两份承运单证据予以认定。此外,还有因使用如“金日”、“华辉”等简称作为公司名称,诉讼过程中,对方予以否认,导致难以迅速查明确认交易方的主体资格。

李晓艳说,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件主体复杂,当事人为自然人占比较大,大多数案件没有签订规范的书面合同,当事人风险意识淡薄。

2.签字手续不规范导致难以确定交易主体

四年来,铁路两级法院受理的以自然人作为原告或被告的案件691件,占运输合同案件总数的64%;铁路两级法院受理的运输合同纠纷案件,绝大多数当事人均未签订规范的书面合同,仅以托运单为唯一结算依据,发生纠纷后,运输企业或托运人以托运单为证据诉至法院,但托运单缺乏规范的填写、随意修改变动情况较为普遍,由于当事人未签订规范的书面合同,对运费的结算方式缺乏统一标准,对口头约定的内容存在较大分歧,对货物按照件、体积、重量计价陈述各不一致,还有很多发生货损的案件既无保价也无保险,当事人保存或固定证据的意识及诉讼风险意识淡薄,导致运输合同纠纷案件逐年增加,法院查明事实难度增大,加大了案件的审理难度。

托运人在承运人处签名不规范,存在错签漏签等现象,如一案例中,原告无法证实托运人徐元民跟原告承运单上的“徐也明”存在因果关系,对原告的交易主体资格无法确认,导致原告诉讼请求被驳回。

乌鲁木齐铁路运输法院副院长唐君说,运输合同纠纷案件中经常出现主体是信息服务部、托运部等中介机构的案件,四年来,乌铁两级法院受理主体是中介机构的案件共计239件,多数中介机构同时以运输合同相对人和中间介绍人的身份从事运输活动,赚取中介费用和运输合同利益,但在发生拖欠运费、货物损失纠纷时,中介机构又否定自己的运输合同相对人身份,认为自己仅是中介机构不应承担运输合同义务,从而引发纠纷。中介机构与实际承运人之间不仅只存在居间合同关系或委托合同关系,还可能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中介机构与实际承运人或托运人发生纠纷时,在同一案件中常常交织着不同的法律关系,增加了案件的处理难度。

3.货损价值难确定问题

白皮书指出,运输合同纠纷案件普遍存在调解难度大这一特点,造成调解难度大的主要原因在于运输合同纠纷当事人普遍文化水平较低,法律意识淡薄,需要法官在办理案件中重视释法工作;运输合同纠纷当事人收集和保留证据的意识不强,诉讼能力较弱,增大了法官查明案件事实的难度;运输合同纠纷当事人常常没有固定的居住地点、营业地点,导致送达困难,办案周期长,存在一定比例的缺席审理案件,无法开展调解工作。

货损价值问题如何确定,是运输合同纠纷中当事人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虽然法律已经明确货损的归责原则,但一旦货损发生之后,赔偿数额应当如何确定也争议颇大。虽然合同法规定了货损赔偿数额的确定原则和不同情况下的处理方法,但实践中当事人双方对货损的赔偿数额应当如何确定仍然存在不少争议。经过调研,对于货物实际损失的判断,一般存在以下做法。

行业准入门槛低 相关职能部门监管缺失

一是根据合同约定判断。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法律、行政法规对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和赔偿限额另有规定的,按照其规定。

李晓艳分析说,目前,我国物流行业缺乏统一的行业规定和标准,物流行业准入门槛低,相关职能部门对物流市场的监管不到位,加之运输行业的跨地域性和迅捷性特点,运费与货物价值不对称性及运输合同双方当事人降低经营成本的利益驱动等原因,运输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存在较高的风险。在以往的审判实践中,公路货物运输合同中参与诉讼的主体纷繁复杂,从事公路货物运输活动的承运人既有具有独立法人资质的运输公司、物流公司、货运代理公司;也有不具有独立法人资质但领取工商营业执照的企业分公司或其他组织;既有领取营业执照的个体工商户;也有无任何审批手续的个人作为运输主体从事运输业务。

二是根据证据规则判断。如对关于原告某灯饰公司的实际损失。法官审查原告提交的定做协议及附件上所载明的货物数量与货运部出具的托运单上载明件数是否一致,价款是否与其他证据载明的价款相符合进行判断,从而确认损失价值。另一案件中,法官则根据原告提交的供需合同、银行取款回单及违约金的收条,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相互印证原告交付被告托运的货物数量及销售价格属实,从而据此认定原告货物损失价值。

据介绍,有些托运人在选择物流公司时,往往对物流公司的经营情况、诚信情况、甚至对物流公司的基本信息均不清楚,存在较大的市场风险。

三是根据物流企业的行业惯例判断。一般承运方约定发生货损后按照货物运费2至10倍范围进行赔偿的做法也较为多见。如某物流公司货运单上第5条规定:托运货物必须参加保价运输合同,如有损坏,丢失属本公司责任范围,已保价的,按投保价格80%赔偿;如不投保发生损坏,按运费5倍或最高不超过200元/件赔偿,本公司不负任何责任。又如案例中某货运部出具的托运单下方注意事项中的第四项载明:托运人必须参加保险运输,如有损失、丢失等属承运人范围内已保价货物由承运人赔偿,赔偿时间不迟于45天,未参加保险的货物,如出现掉失、丢失,承运人按其批货物运费的2至3倍赔偿。但当事人双方对在诉讼案件中能否适用上述规定,争议很大,一般来说要结合具体案情及当事人提交证据进行具体判断。

白皮书指出,在运输车辆发生事故时,交警部门依照职权,对事故发生的事实及事故责任作出认定,对是否有乘客受伤或货物受损进行载明,但对受损货物的价值范围及损失情况并不查明,且不通知事故车辆以外的运输合同当事人,有关当事人不能及时获悉货物损失情况,而对货物负有直接监管职责的有关主管部门,在事故发生时无法知悉事故发生情况,不能履行相关的监督管理职责,托运人亦不能及时参与到货物损失的确定当中,导致运输合同当事人对货物损失价值的争议较大。

四是根据货物毁坏损失鉴定价值判断。根据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确定的价值进行判断。如经某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失价格鉴定结论书》,鉴定某湘D牌号重型普通货车车载物品损失价值70126元。这也是法院在处理运输合同纠纷案件中确定货物损失价值的常见的做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