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难以磨灭的文化印记,复旦西安交大等高校试点书院式教育

  据记者了解,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华林书院、鹅湖书院是本次行动重点拯救的对象,尤其是华林书院和鹅湖书院,亟待资金恢复原貌。严介和说,现在的几个书院,有的仅仅残存了一点东西,即将成为废墟。严介和估计,有形建筑的修缮需要投资5亿,周边配套环境的完善最少也需要5亿。“之所以下决心投入巨资对书院进行修葺和重建,最重要的是要做一件对整个中华民族都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我们的脚步太快了,心灵跟不上。要通过江南几大书院的修复活动,让民族的心灵跟上时代的脚步。”

书院最早源于唐代私人治学的书斋和官府整理典籍的衙门,是中国古代士人围绕着书,开展包括藏书、读书、教书、讲书、著书、刻书等各种活动,进行文化积累、研究、创造与传播的文化教育组织。

  作为一种教育模式,书院与中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近年来,一些科研机构、学术团体以及学者个人也开始了探索恢复中国传统教育制度中的“书院文化”。那么,在书院学什么,成为很多人心存疑虑的一个问题。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表示,书院是对现行教育模式的一种有益补充。理想的书院教育能打通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史哲,同时融会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楼宇烈用“为人之道,为学之邦”8个字概括现代书院。年近八旬的楼宇烈先生曾任多所书院的导师,近期,他又为一家书院提出了“教之以爱、育之以礼、启之以智、导之以行”的发展方向。

“正如佛教有寺庙,道家有道观,古代书院是儒家文化的道场,是儒家信仰者精神归宿。现在的书院虽然不再只是儒家的道场,最起码还应是传播优秀传统文化的阵地。”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副院长颜炳罡对记者表示,目前传统书院几乎都变成了文物单位,成了人们发思古之幽情的建筑物。

  复旦大学、苏州大学、西安交大等高校开始探索书院教育,办书院并不是直接解决赚钱找工作等现实问题,而是通过独特的教学方式,解决现代人所面临的精神问题书院教育算是对正规教育的一次改革,书院教育的重生,有其重要的价值和作用。

“国学应该登堂入室。”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朱汉民认为,国学和传统书院是天然的搭档。书院自古以来就是文化精神的养成之地,传统书院可以为国学提供最佳的传播场所,而传承国学也可以为书院重新注入生机。“传统书院不应该只是文物古迹,更应该是活的文化载体。”

3522vip 1

唐末至五代期间,战乱频繁、仕途险恶,一些学者不愿做官,隐居山林或乡间闾巷,模仿佛教禅林的讲经制度进行读书讲学,吸引了一些士子前来求学,书院开始具有了讲学授徒的功能。

  拯救书院,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清代以后,朝廷对书院加强管理与控制,使书院的独立性逐渐丧失。书院不再视学术为本分和生命,反而不断强化教育功能,正式的官学也纷纷假以书院名称,许多乡村一级的学校也冠以“书院”的名头,书院文化于此龙蛇混杂。最后,在光绪末年的书院改制转型新式教育运动中,书院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12年5月17日,中国华佗论箭首席专家,新华社《新论语》撰稿人严介和决定斥资10亿元修葺和重建江南四大书院。为此,严介和率领文化学者和全国百家知名媒体记者近500人,从重庆沿长江而下,发起了“江南名楼书院学思行”活动。正如著名学者王立群所言:书院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拯救书院,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新媒体为文化传播提供了加速器,也让现代书院有了新发展动力和契机。许多书院纷纷利用“互联网+国学”的方式,让传统文化飞出了实体书院的门墙,随时随地都可以鼓舞寻路觅渡的人。

  许平说,古代书院是一种综合型、多层面的文化教育组织模式,具有多种社会文化功能。书院是儒家文化的一种载体,“以诗书为堂奥,以性命为丕基,以礼义为门路,以道德为藩篱”。古代书院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延续作出了重大贡献。特别是书院将教育活动与学术研究紧密结合的教学方式,对于当今的教育界仍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文化,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精气神”。到了南宋,由于朝廷的大力提倡和理学家讲学活动的广泛开展,南宋书院的数量和分布的区域大幅度扩大,各方面都比北宋有长足的进步。尤其是朱熹集儒家经典语句制定的《白鹿洞书院学规》,成了历代书院所共同尊崇的方针和守则,延续七百多年的书院教育制度也由此形成。

  严介和说,无论是一个国家的文化,还是一个民族的文化,都要“文而化之”。正所谓“无文象不生,无文脉不传;无文象无体,无文脉无魂”。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行则殆。学有度,思无界,行有疆。“文而化之”就是一个“学、思、行”的过程。“学”是背会与传承,“思”是体会与裂变,“行”是发展与创新。在成长的“学、思、行”中,有形的文化催生着无形的文化,无形的文化又引领着有形的文化。经济的文化是有形的,心灵的文化是无形的。有形的经济文化成就了我们的物质文明,无形的心灵文化成就了我们的精神文明。有形的文化驱使我们脚步继续向前,无形的文化升腾我们心灵的希望。

社会各界的关注激活了现代书院,但是仅靠传播和弘扬传统文化的决心和抱负,还不足以支撑现代书院的生机盎然。只有政策和资本的加持,才能推动书院长久发展。

  并非直接解决现实问题

3522vip ,书院是华夏文脉传承的重要载体

  复旦大学办公室主任许平在讲述书院因素加入复旦教改的过程时表示,最初,复旦是效仿耶鲁大学的住宿学院和文理课程筹备教改。但在收集资料时,发现了中国书院的教育模式,于是考虑以书院文化来反对现行教育中的功利性倾向,并对学生进行人文传统的熏陶。而这,也是复旦大学在全国率先推广书院学制的初衷。

许多人都感受到了传统文化的升温,书院文化也随之在中国的东西南北重新兴起。据了解,近年来许多传统书院相继被设为文物保护单位,现代新兴书院也不断涌现,二者数量已经达到了2000所,超过明代书院数量的总和。这些庞大的书院组织已经成了当代社会教化的重要力量。

  书院,萌芽于唐,兴盛于宋,延续于元,全面普及于明清,清末改制为新式学堂,延绵
1000余年。作为中华民族所特有的教育机构,书院为我国古代教育发展和学术繁荣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然而,当时间周而复始把历史书写到今天,书院早已不再是“教人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经世安邦之策”的所在。不少书院早已荒芜,即便保存较好的也成为供现代人凭吊经典的文物。

“我一直认为近二三十年来,中国书院正在出现一个历史高峰。”岳麓山书院邓洪波教授感慨道,传统书院在近代衰落,历经近百年的沉寂了,终于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成长契机。

  著名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哲学系教授牟钟鉴认为,书院教育的重生,有重要的价值和作用。首先,可以率先成为各地区各系统继承和弘扬中华文化的基地和平台,凝聚中华人文学者,培养中华文化人才,推进中华文化的研究、交流和普及,充分开发各地文化资源,形成众多的文化中心和学术中心,不断向四周辐射;其次,可以为现有教育体制的改革提供一份有益的经验,特别在文化传创和人格养成方面。

传统给了我们辉煌的过去,也必将能给我们灿烂的未来。如今,书院的故事,早就超越了时间与空间,化成了中国人骨子里的文化印记。无论书院的形式怎么改变,“士志于道”的书院精神,历经千年,依然始终如一。

  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的一位专家表示,国外住宿书院制已有数百年历史,我们要冷静对待书院这种新的教育模式,切忌一哄而上。书院制的核心理念是给学生以选择的自由和自主学习的习惯。高校在大力建设书院的同时,也不应将学生全数编入书院。书院适合的是“宽基础”的通才,但有些学生或许更适合成为某专业领域的“偏才”。此外,进不进书院、进哪一所书院,都要以尊重学生个性和选择为根本,才更容易为学生所接受,也才会慢慢形成长久的书院精神。

书院应成为优秀传统文化的道场

  西安交大校长郑南宁表示,书院就是把宿舍改造成为大学生离开父母后的一个大家庭。如果说,学院是父亲,那么书院就是母亲。学院集中精力搞好专业教学和科研,书院则承担起学生全面发展的任务。在西安交大,书院由相对集中的学生宿舍楼群构成,最大的书院学生有3400余人,最小的书院也有近600人。同一书院的学生住在一起,也打破了过去同一专业学生“聚居”的状况,而各个书院都有各自的发展规划、章程及规章制度,“不同专业背景的学生住在一起,可以接触到更多信息、开阔眼界,完成学习和生活方式的转变,并且积累了更宽阔、多层次的人脉”。用复旦学院首任院长熊思东教授的话说,以前的宿舍是个小专业,现在的宿舍是个小社会,从而避免了学生交际面过于狭窄等问题,也有利于他们认识到社会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不管是传统书院还是现代书院,有这样的初心,一切,可期!

  2012年5月,华佗论箭首席专家严介和率领500位学者和全国百家主流媒体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拯救书院活动,早已陌生的“书院”迅速成为热词。

在书院发展史上,明朝承前启后,地位也十分重要。在王阳明和湛若水的学说重新结合以后,带着冲破长久压抑的力量,书院得以勃兴,读书种子已经撒向神州边陲和发达省份的穷野之地,这标志着书院的发展进入了成熟的推广阶段。当然,书院输出到朝鲜,也是这个时期的亮点。明代开始,书院走出国门,传到东国朝鲜、东洋日本以及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南洋各国,甚至意大利那不勒斯、美国旧金山等西洋地区,为中华文明的传播和当地文化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高校探索恢复“书院文化”

但唐末五代的书院数量少,规模不大,故其影响有限。北宋初期,由于科举取士规模日益扩大,而宋初官学却长期处于低迷不振的状态。士人求学需求很大,却苦无其所,在这种情况下,大量民间书院应运而生,为广大士子提供了读书求学的场所。加上当时印刷术的应用,让书籍的制作与手写本相比,变得极为便利,书院因此拥有了丰富的藏书,并真正成为了面向社会的教学研究场所。

  原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著名学者舒乙谈起中国的书院文化时十分感慨。他说:书院是中国历史上出现的一种独立的教育机构,是私人或官府所设的聚徒讲学、研究学问的场所。中国古代的书院,既是教育和学术研究机构,同时又是一种文化和精神的象征,书院的出现旨在传承传统文化之风神秀骨,守住中国文化的根。

“书院并不是为了科举而生,古代书院的初心主要是强调个人的修养和学术修为,培养传道济民的人才。当年朱熹复兴白鹿洞书院的目的,也是为了纠正官学和科举之偏。”中国书院文化研究专家、九江学院教授李宁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书院教育的特点是为了培养人的学问和德性,而不是为了应试获取功名。“朱熹他们并不是盲目地反对科举,而是主张先学好儒家义理精髓,再参加科举考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