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戒毒博士

  25岁,从高等院校到社会就业,他青春飞扬,想要大干一场;

戒毒博士 致力科学戒毒

  26岁,从职场菜鸟到责任班长,他跌跌撞撞,懂得警服的分量;

一封奇怪的“求情信”让刚入行的戒毒民警王春光看到了毒品对个人及其家庭的危害,他决心去找寻真正能帮助吸毒者摆脱毒魔的方法。

  27岁,从零开始,从新出发,他豪情满怀,只愿不负最初的梦想。

从警10年,王春光研发科学评估工具、引入前沿矫治技术,从普通民警成长为受人瞩目的戒毒专家。他是北京市教育矫治局培养的第一位研究毒品成瘾神经机制和临床干预的博士,推动着科学戒毒技术的创新和发展。

  他,就是李子昂,来自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强戒所)五大队的一名民警。

■强戒人员打架 为何他却先去翻书

  理想vs现实

10年前的夏天,26岁的王春光从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专业研究生毕业,来到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四大队,成为一名戒毒民警。

  2016年研究生毕业后,李子昂来到了这里,成为了强戒所的一名民警。走进这里,起初只是因为“制服情结”。李子昂告诉记者,父亲在老家的法院工作,从小与法律的接触以及对父亲的崇拜,让他有了司法梦。

王春光所管的班里有一名吸毒人员张某,因为长得人高马大,平日里总端着一副谁也别来招我的架势。有一次,张某和其他强戒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如果是以前,也就是批评惩罚,做做教育工作,顶多是以后留心关注多加防范就完了,但年轻的王春光却先是去翻书。

  作为首都司法行政系统第一家强戒所,天堂河承担着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戒治工作。依据每位强戒人员的基本信息和性格特点,划分为不同班级,由一名民警担任班主任,从学习、锻炼到饮食起居,事无巨细都由班主任负责。

通过查资料他发现,长期吸毒之后,毒品会使大脑负责管控冲动和进行愤怒调控的脑区受损,导致人的冲动性变强,自我管控能力变差。王春光说:“比如晚高峰挤公交车,有人用胳膊肘碰了你一下,正常人在理性脑作用下,会先判断一下对方是无心还是故意,然后再作回应。但部分吸毒人员通常会在本能脑控制下,下意识地直接反击。”

  工作半年多以后,李子昂开始担任班主任的角色。在他的班里共有12人,年龄最大的42岁,最小的28岁,有第一次踏入强戒所的“新人”,也有多次复吸进进出出的“老人”。

找到了“病根儿”,王春光找到张某,把自己查到的文献结果告诉他,从生理角度给他解释,他当时为什么做出这种行为。张某从没想过,自己的冲动竟然是吸毒所致。

  然而,给班上强戒人员上的第一堂课,就让李子昂的心从热情似火的夏天跌落到寒冷刺骨的冬天。

随后,王春光对症开出“处方”,教给张某情绪管理的技巧,进行科学的脑功能恢复性训练。后来,张某可以很好地管理自己的情绪,再没有发生过激行为。

  “专门花心思准备的课程他们一点也不感兴趣,让做个活动也不积极配合,都知道我年纪小,不愿意听我的。”实在没辙的李子昂最终还是让同事来“救场”。沮丧、难过、压力大、没信心,短短的一堂课,让那个平日里阳光灿烂爱笑的大男孩耷拉了脑袋。

王春光一直记得上学时老师说的一句话,研究什么事都要去找它的“道”,“道”是一切事物的规则和原理。抓住了“道”,就能选择合适的方法。践行着老师的教诲,凡事循道而为,让王春光在管班带队的最基础岗位上,就已经显示出了与众不同。

  “刚开始会觉得是他们不配合我,后来想明白了,还是自己准备不充分,没有找到与他们相处的正确方式。如果我把事情掰开了、揉碎了好好说,可能一次两次不听,但是时间长了会有感触,只要一个人有变化,就能带动其他人。”

工作第二年,王春光就夺得全局戒毒类班组考核第一名,获得了局“优秀班组”称号。

  李子昂暗下决心,一定要当好班长。找传记、找音乐、找电影,甩开书本的大道理,从毒品和人性相关的故事入手,把枯燥的理论授课变为生动易懂的课堂聊天;观察每位强戒人员的情绪变化主动开导,甚至衣服上不起眼的破洞都亲自缝补……

■研发评估量表 测试戒毒者“中毒”程度

  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坚持,让班上强戒人员看到了李子昂的努力,终于开始接纳他,以前吵架、违纪的现象越来越少了,主动交流和积极配合的人越来越多了,节假日甚至还会送来一封简单真挚的问候。

在调到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心理咨询中心之后,王春光开始探索研发评估工具,量化评价他们的心理行为状态、复吸风险并划分不同等级。

  跟班里强戒人员关系的微妙转变,让李子昂很开心,“帮助他们就是帮助一个家庭,帮助一个家庭就是帮助我们的社会,现在更了解肩上担子的重量,也更加为自己的岗位感到自豪。”

要用量化可观的表格去评估难以捉摸的内心,听上去有点“玄乎”。王春光说,他们对所管人员进行了大量访谈和问卷调查,评估量表的题目都是从所管人员的现实生活和想法中来设计的:“想吸毒时坐立不安”、“家人都不理解我”、“我对戒毒没有信心”……通过专门设计的问题,对他们进行身体唤醒、情绪管理、家庭关系、戒毒信心、戒毒行动等多维度评价。也就是说,做完评估量表,一个戒毒人员“中毒”有多深,戒毒信心强不强,有没有戒毒行动,都会直观地呈现出来,民警可以根据每名戒毒人员的具体问题进行针对性矫治。

  专业vs全能

不过,评估量表试测时,问题也来了。有的戒毒人员疑心重,答题时故意答错,或者敷衍了事。还有“装好”的,尤其是一些女性吸毒人员,刻意掩饰自己的问题,给出的答卷十分“完美”。王春光又和专家沟通,在量表中添加了一些“测谎”、“装好”的题目,以及对作答态度的评测,通过多道“门槛”的设置尽量保证量表的科学性。经过了两年的反复修订调试,评估量表最终确定下来。

  每天6点半左右,民警要组织强戒人员有序洗漱、吃早餐、做早操,随后,各戒毒大队会按照治疗“处方”,对各班分别开展心理、认知、行为等教育矫治工作。同时,还将运用团体治疗技术开展各自的班组活动,激发强戒人员的戒毒动力,提升戒毒技能。

评估工具的出现让基层戒毒民警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就一目了然地掌握班里戒毒人员的戒毒状态,不再像以前一样凭经验判断,让矫治工作更加科学化。而戒毒人员通过评估,也可以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配合民警工作。

  午间休息后,民警会带领强戒人员开展运动康复锻炼、康复劳动教育、职业技能培训等形式多样的矫治。晚餐后,一般会组织观看时政法治类节目,或开展一些文艺活动。

■带着问题读博士 取到科学戒毒真经

  这就是强戒所里的一天,也是李子昂日复一日不变的工作流程。看似简单枯燥的工作,在李子昂眼里却充满了挑战和动力。“在学校,我的专业和体育相关,对于强戒人员的运动训练我会更有信心,但是其他方面、方式、方法我都需要不断探索和学习。”

2013年,在局里的支持下,王春光带着现实的问题和取经的想法,到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主要研究方向就是“药物成瘾的神经机制与临床干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