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狂犬病疫苗市场博弈症结,北京编写科普读本

狂犬病是一种病死率几乎为100%的急性人畜共患病,全球范围内99%的狂犬病由犬传播。5月19日,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农业农村局了解到,北京推进狂犬病防控知识进校园,针对小学低年龄段学生群体,推出了兼顾知识性和趣味性的科普读本——《狗,我们的小伙伴》。

编者按:在美国、日本等狂犬病控制较好的国家,狂犬病疫苗主要用于动物,极少用于人。而在中国,人用狂犬病疫苗却被大量使用,成为防控狂犬病的主流,而兽用狂犬病疫苗却出现了使用较少的尴尬局面。

该书由北京市疫控中心与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合作,组织有关兽医学、动物行为学和教育学专家共同编写。该书从孩子的视角出发,教育孩子读懂犬只的行为特点,了解与动物相处的安全准则,并学会如何做一名负责任的宠物主人。该书出版后,还将计划推出配套教学工具,包括PPT、活动方案、扩展阅读等内容,便于学校开展相关活动。

早在2015年,“消除狂犬病国际大会”就曾强调:通过大规模犬只免疫阻断犬间狂犬病传播,是实现人间狂犬病消除最根本、最经济有效以及最可持续的手段。但时至今日,把疫苗打给犬只的做法仍然不能成为主流。

北京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开展狂犬病防控知识进校园科普宣传活动,一方面可加强学生群体对狂犬病知识的了解,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另一方面,引导孩子践行“文明养犬,做负责任小主人”的理念,通过“小手拉大手”的方式,提高全民狂犬病防控意识,更好地推进北京率先实现消除犬传人狂犬病的目标。

犬只和狂犬病多头管理的局面,历经调整,仍然存在。有些地区犬只免疫的经费投入非常有限,一些经济落后的省份每年动物狂犬病防治经费仅几十万元人民币,无法满足防疫需求。此外,中国尚未建立野生动物的狂犬病监测系统,很难发现感染狂犬病的野生动物。这些都成为阻碍狂犬病在中国彻底根除的重要原因。

2017年,世界动物卫生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和全球狂犬病控制联盟宣布,启动“联合抗击狂犬病”计划,即到2030年消除狂犬病致人类死亡的现象。我国积极响应国际组织号召,启动了《国家动物狂犬病防治计划》,致力于早日消除犬传人的狂犬病。

从市场层面看,中国每年因动物致伤进行狂犬病预防处置的人数高达800万至1000万,每年因人狂犬病疫苗接种、被动免疫制剂注射和伤口医疗处置的费用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上报狂犬病死亡病例502例,2018年降至422例。北京市于2014年10月出台《北京市动物防疫条例》,将犬只狂犬病纳入了强制免疫。同时,通过开展“犬只狂犬病强制免疫和文明养犬”社区宣传、“走进学校课后三点半”、微信公众号推送有奖知识问答等宣传教育,多维度做好北京狂犬病防控工作。目前,北京人间狂犬病自2015年11例下降到2018年0例,同期犬狂犬病病例数量下降50%,取得了显着成效。

人注射狂犬病疫苗与犬注射兽用狂犬病疫苗相比,二者的成本相差10倍至20倍,前者少则几百元,后者多则几十元。人用狂犬病疫苗的生产企业在中国是主流。一旦加强推行动物注射兽用狂犬病疫苗,并使之成为一种常态,那么整个国内的狂犬病防疫管理格局和狂犬病疫苗市场格局将发生巨大转变,目前主攻人用狂犬病疫苗市场的企业也可能将遭遇重创,而他们在此间的博弈或许是一股不可小觑的阻碍力量。

图片 1

“世界上先进的国家,把狂犬病消灭靠的是啥?把疫苗打给狗,因为它是典型的人畜共患病。”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针对“狂犬病”的有关问题提交了一份提案,但他强调并不是人被狗咬了就可以不打疫苗。

第一财经1℃记者注意到,高福提案的背后是业内对彻底消除狂犬病的期待。中国希望实现世界卫生组织倡议的2030年“消除犬传播的人狂犬病”目标。

美国、日本等世界发达国家早已消除了狂犬病。但时至今日,中国每年仍会有数百人死于狂犬病,高居中国法定传染病报告死亡数前三位,仅次于艾滋病和结核病。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从2007年以来,中国国内狂犬病病例每年以20%左右的速度下降,截至2018年,全国仍报告有400余例狂犬病病例。

世界卫生组织建议,认定一个国家或者地区为犬传播狂犬病消除状态的标准为:1.两年内无犬狂犬病病毒感染的人或动物病例报告;2.仅有野生动物来源的狂犬病病例报告。有输入性食肉动物狂犬病病例报告,但本地无继发犬的感染。国家或地区犬传狂犬病消除认证的核心要素包括:建立了完善的动物和人间狂犬病监测及报告系统、全面实施有效的狂犬病控制策略(包括大规模犬只免疫和人暴露后预防处置)以及采取防止患狂犬病动物输入的措施等。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日益庞大且疏于管理的犬只等宠物数量,是阻碍“彻底消除狂犬病”目标实现的“绊脚石”。

2015年12月的“消除狂犬病国际大会”强调:暴露后预防处置无法从源头上控制狂犬病,通过大规模犬只免疫阻断犬间狂犬病传播,是实现人间狂犬病消除最根本、最经济有效以及最可持续的手段。

但在中国,人注射狂犬病疫苗的暴露后处置方式成为主流,中国成为人用狂犬病疫苗消费大国,许多疫苗生产厂商在背后获取了巨额利润。如果“把疫苗打给狗”成为强制性行为,整个狂犬病治理格局和市场格局将发生巨大变化。

图片 2

兽用疫苗受冷

狂犬病是一种古老的疾病,人类早在2000多年前就有记载,但时至今日仍无有效的治疗手段,一旦发病,病死率几乎100%,给人类的生命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目前,全球有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狂犬病的威胁,每年有约6万人死于狂犬病,约95%的病例发生在亚洲和非洲的发展中国家,印度是全球狂犬病发病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的发病人数也长期位居世界前列。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国内狂犬病疫情历史,1996年达到近50年来的最低值,当年全国发病数曾一度降至159例。但此后疫情迅速回升,并于2007年达到高峰,为3300例。

2007年之后,通过社会各界的努力,中国逐步遏制了狂犬病病例的增长。“2008年、2009年之后,国内狂犬病病例差不多每年下降22%。”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处主任医师、国家免疫规划狂犬病工作组组长殷文武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

数据显示,2017年,狂犬病死亡数居中国全国传染病报告死亡数第四位,发病516例,死亡502例。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报告狂犬病病例422例,较2007年的3300例减少了87%。2007年全国狂犬病疫情累及984个县区,2018年疫情累及308个县区,减少了69%。

业内人士乐观地认为,中国已具备将狂犬病防控目标提升为“疾病消除”的条件。

在中国,被狗咬伤后的暴露后处置措施较为普及,很多人一旦被猫狗挠伤或咬伤,就会立即去注射狂犬病疫苗。

但即使按照规定流程接种狂犬病疫苗,仍有免疫失败的风险。2018年9月,浙江省湖州市一名6岁男童被狗咬伤后,虽然及时注射了狂犬病疫苗,仍在被咬14天后病发身亡,一度引起社会关注。

当地卫计局局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接种完全部狂犬病疫苗大约需要一个月,但狂犬病毒潜伏期长短不一,如果潜伏期短,患者可能会在疫苗产生效果前发病。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印发的《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狂犬病存在潜伏期,从暴露到发病前无任何症状的时期,一般为1~3个月,极少数短至两周以内或长至一年以上,此时期内无任何诊断方法。

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教授扈荣良指出,尽管人注射狂犬病疫苗的方法对中国狂犬病防控起到一定效果,但传染源将持续存在,也难以完全消除狂犬病。

“人的狂犬病99%是由病犬传播的,如果我们想要消除犬传人狂犬病,就要控制犬的狂犬病,这样就能从源头上解决问题。”殷文武表示。从源头上防控狂犬病,变得十分迫切。

虽然通过大规模犬只免疫阻断犬间狂犬病传播,是实现人间狂犬病消除最根本,也是最经济有效、可持续的手段,但是近年来,中国人用狂犬病疫苗却被大量使用,成为防控狂犬病的主流,而兽用狂犬病疫苗的却出现了使用较少的尴尬局面。

最近,第一财经1℃记者探访广州市内的人用狂犬病疫苗的几家接种单位,了解人注射狂犬病疫苗的情况。有工作人员对1℃记者表示,只要被猫狗咬伤或挠伤出现破皮流血,都建议注射狂犬病疫苗,“狂犬病疫苗接种费用大概是70元/针,连续要注射4至5针,全部流程走下来,接种费用在几百元左右。”

目前,人用狂犬病疫苗还属于国家二类疫苗,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事实上,与人注射狂犬病疫苗相比,给犬只免疫的成本更低。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人群暴露后的免疫成本高昂,大规模犬只免疫的平均成本仅有4美元。

国家兽用药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田克恭在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表示,兽用狂犬病疫苗的接种成本在几十元左右,“不同的厂家,以及进口、国产的疫苗,价格不太一样。花费几十块钱,肯定就能完成注射。”

“通过经济效益算账,人注射狂犬病疫苗与犬注射兽用狂犬病疫苗相比,二者的成本相差10倍至20倍,给犬注射狂犬病疫苗是防控狂犬病最经济、有效和可持续的策略。在流行区实现犬只70%的免疫覆盖率,就可以终止狂犬病的传播。”殷文武告诉1℃记者,目前仍有犬间狂犬病流行的阶段,人的暴露后预防处置是最后的一道防线,还不能不堵,为了救命,这笔钱还得花。

众所周知,犬只才是狂犬病的根源,而在中国,大量的狂犬病疫苗却使用在人的身上。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因动物致伤进行狂犬病预防处置的人数高达800万至1000万,每年因人狂犬病疫苗接种、被动免疫制剂注射和伤口医疗处置的费用高达数十亿元人民币。

联防联控管不好“一条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