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149却称霸跨栏界与足坛,钱伟长为国家弃文从理

图片 1

物理不考五分的力学专家

  钱伟长与钱学森、钱三强在一起(右起)。2002年10月钱学森为祝贺钱伟长90华诞,复制了这张珍贵照片赠送给钱伟长。

不是一个好的文科生

图片 2

上次,超模君介绍了“史上最牛逼的文科生”威滕,然后很多模友跟超模君提起了钱伟长。

  在苏州中学念高中的钱伟长。

图片 3

图片 4

那今天超模君就跟大家讲讲这位中国版牛顿的故事吧。

  1942年钱伟长博士毕业典礼后留影。

图片 5

图片 6

1912年,钱伟长出生在江苏无锡七房桥村的一个书香家庭,父亲是一名教师,四叔钱穆是国学大师,六叔诗词、书法信手拈来,八叔则擅长小品以及笔记杂文。

2002年6月钱伟长为上海大学毕业生授予证书。

在这样的氛围下,钱伟长很自然地也迷上了文学,还没开始上学就已经读遍《春秋》《左传》等名著。。。

  钱伟长一生传奇而磊落,年轻求学时弃文从理,只因为“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作为“两弹一星”元勋,他与钱学森、钱三强并称“三钱”;时至晚年,他在上海大学倡导的学分制、三学期制都成为教育改革的里程碑……正如熟悉他的人所说的那样,“纯粹的爱国主义”是钱老的人生底色。
  上海大学教授戴世强觉得33年前的镜头还在眼前。
  那次学术活动,师叔钱伟长丝毫没有大学者的架子,和蔼可亲地打招呼,称他为老戴,并嘲笑他越来越大的肚子:“就快要赶上我喽。”
  “就算赶上了你的肚子,也赶不上你肚子里的货。”戴世强的回答惹得钱伟长大笑不止。
  他甚至开始策划2012年的国际流体力学会议,准备跟他的朋友和学生一起,借机共庆钱伟长的百岁寿诞。
  “我原本以为,钱先生能活过百岁,如今,这一切成了泡影。”戴世强在博客里写到。
  九-一八后“弃文从理”
  钱伟长1912年生于江苏无锡七房桥村一个诗书家庭。因为父亲和叔父们皆为文人,钱伟长从小就浸淫在中国历史和文化中,饱读四部备要和二十四史,以及欧美名著译本。
  1931年,19岁的钱伟长,远赴清华大学求学,在四叔钱穆的建议下,他准备选择文史类专业。
  但入学后,“九-一八”事件爆发,当时全国青年学生纷纷罢课游行,要求抗日,这种爱国情绪激发了钱伟长。他做出了一个决定:弃文学理。
  “我听了以后就火了,年轻嘛。我说没飞机大炮,我们自己造,我要学造飞机大炮。我决心弃文学理。”数年之前,钱伟长回忆称,“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但入学物理考试5分的成绩让物理系主任吴有训把他拒之门外。随后一周的时间里,钱伟长执着的等候、说服让吴有训做了有条件的让步:试读一年,如果数理化有一门不到70分,就回文学院。
  钱伟长曾在个人回忆录中感慨:“这是我一辈子中一个重要的抉择。”
  钱伟长说他一门心思想着造大炮、造坦克,为国而战。一年后,他终于考到70分。毕业时,他成为了物理系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
  1935年,钱伟长考取清华大学研究院,在吴有训的指导下做光谱分析。
  为国家而留学
  1939年初钱伟长经香港、河内到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讲授热力学。那一年,他考取了庚子赔款的留英公费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发,船运中断,改派至加拿大。
  1940年1月,钱伟长等人被派往加拿大留学,但在上船后他们发现护照上有日本签证,允许他们在横滨停船3天中可以上岸游览参观。
  “我们同学当时决定,在日本侵略军侵占了大半个祖国期间,不能接受敌国的签证,当即全体携行李下船登陆,宁可不留学也不能接受这种民族的屈辱。”钱伟长在回忆录中说到。
  一直到1940年8月初,钱伟长等人第三次接到通知乘船去加拿大。他在甲板上起誓:我是为国家而去留学的。在太平洋航行28天,后改乘3天火车后钱伟长和同学一行抵达多伦多大学。
  似乎老天要对钱伟长的民族气节做出嘉奖,他入校的第一天就发现他和导师辛吉在研究同一个课题,于是他们一拍即合,花了五十天的时间,完成《弹性板壳的内禀理论》,随即将论文寄到了世界导弹之父———冯·卡门的手中。
  因为这篇论文,钱伟长蜚声美国,这篇论文和爱因斯坦等著名学者的文章共同发表在一本文集里,并得到爱因斯坦的赞誉。
  两年后,他转到美国加州理工大学学院冯·卡门教授主持的喷射推进研究所工作,并与冯合作发表《变扭率的扭转》。冯·卡门曾说这是他一生中最为经典的弹性力学论文。
  这时的钱伟长在美国已经崭露头角,事业如日中天,前途一片光明,但抗战胜利的消息打破了局面——他执拗地想回国。
  虽然历经波折,但以想念妻子和儿子为由,1946年,钱伟长回到国内。
  1947年,钱伟长获得一个赴美从事研究工作的机会。当他到美国领事馆填写申请表时,发现最后一栏写有“如果中国和美国开战,你会为美国效力吗?”钱伟长填上了“NO”,最后以拒绝赴美了事。
  “三钱”谱写佳话
  新中国成立后,钱伟长开始从事行政工作,担任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6年,在全国第一次自然科学规划会上,中央组织400多位专家教授,制定了新中国第一个十二年科技发展规划。就在这次史无前例的大会战中,钱伟长和钱学森、钱三强一起,被周恩来总理赞誉为:中国科学界的“三钱”。
  但回到国内后,钱伟长、钱学森两位大师从事研究都少了很多,成果远不如在美国时。除了行政事务,他们都投入大量精力在教学上。
  “钱伟长他们那批学者都有类似的想法,他们认为做教学是更重要的事情。”钱学森的学生朱毅麟说。从那时起,学生们就经常听到钱伟长说:“我没有专业,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
  1957年6月,“反右”运动中,钱伟长因为此前“违背主流”的讲话,以及对清华照搬苏联模式的教学思想的批判,被打成“右派”。当时被打成“右派”的共有6人,只有钱伟长没有去北大荒劳动改造,原因是毛泽东保了他。毛泽东说,钱伟长是个好教师,要保留教授职位。所以钱伟长继续待在清华园里,但已没有上课的机会。
  “钱伟长先生的确敢于直言,敢于坚持自己认为对国家有利的东西。”朱毅麟说。
  从被打成“右派”到1966年的9年间,钱伟长先后为各方提供咨询、解决技术难题100多个。有人戏称他为“万能科学家”。他曾在李四光的恳求下,研究了测量地引力的初步设想措施;为国防部门建设防爆结构、穿甲试验、潜艇龙骨计算提供咨询……
  1968年,这位56岁的科学家又被分配到北京首都特钢厂做了一名炉前工。
  邓小平任命他终身校长
  “文革”结束后,钱伟长得到了平反。1983年邓小平亲自下调令,调任他至上海工业大学任校长一职,并写明此任命不受年龄限制。
  担任校长期间,钱伟长提出“三制”——学分制、选课制和短学期制,这些当时看来十分“前卫”的教改措施,如今许多已经成为高等教育的主流方式。
  钱伟长还倡议拆掉各系科、专业、部门,以及教育和科研之间的“四堵墙”,抓师资队伍、科学学制、办学设施等方面的建设,也抓学生的全面发展和素质培养。
  1994年,上海工业大学、上海科技大学、上海科技高等专科学校和原上海大学组建新的上海大学,钱伟长继续担任校长。他曾是全国在位的最年长的校长。
  就任大学校长的27年里,钱伟长一直是一名“义务”校长,不拿学校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有自己的房子。
  “从钱伟长院士的沧桑经历中,我们能够深刻理解什么叫纯粹的爱国主义。”上海大学常务副校长周哲玮说。
  【名言录】   我一辈子就是这样,所以有人说我不务正业,今天干这个,明天又干那个。我说我是看国家哪方面需要我,我就力所能及地去干。我的基础好一点,有这个能力可以这样做。我可以临时开一个题目,保证三个月内就可以开展。
  我们培养的学生首先应该是一个全面的人,是一个爱国者,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一个有文化艺术修养、道德品质高尚、心灵美好的人;其次,才是一个拥有学科、专业知识的人,一个未来的工程师、专门家。

貌似已经看到开挂的曙光。

图片 7

然而,并没有。甚至连求学过程都曲折到想打人。。。

7岁时,钱伟长就被送去村里的小学读书,不料,没读几天,村里就被一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不得不转学。

转学之后,又碰上军阀战乱,先后进过荡口镇的3所小学。13岁时,钱伟长随父亲到无锡,先后就读于荣巷公益学校、县立初中、国学专修学校(苏州大学前身)。

这根本就不是上学,而是在逃避战乱,不是在停学逃难,就是在失学在家。。。

图片 8

更不幸的是,在16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接着,钱伟长的一个弟弟和三个妹妹先后夭亡,这让钱伟长深受打击。

此后,他就跟随着四叔钱穆生活,并在四叔所在的苏州中学就读,学习到了数理化和西洋史。(文学课的老师就是钱穆)

图片 9

一排右一钱伟长,右二钱穆

不知是不是叔父是自己老师的原因,钱伟长的文史成绩始终名列前茅,不过,数理一塌糊涂,英语惨不忍睹。。。

因此,在1931年高考的时候,如此偏科的钱伟长为了提高被录取的机会,在短短的一个月里,连续报考了五所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大、中央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

结果,钱伟长以文史双百的优异成绩被这五所大学同时录取了!

图片 10

在考清华的时候,语文题目是著名哲人陈寅恪出的,题目是《梦游清华园记》。钱伟长不到45分钟就写出了450字的

图片 11

陈寅恪

没错,就是四大文体(诗词曲赋)中最难写的那个!更厉害的是,钱伟长写的这首赋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阅卷老师只能服气地给了满分100分。

历史考的是《二十四史》,诸如回答名字、作者、出自多少卷、注者这些让人“吐血”的题,很多人都拿了零分,而钱伟长却毫不费力一字不差写完,拿了100分!

所以,钱伟长这两个科目就已经一分不失拿了200分,然而,这场考试钱伟长的总成绩仅仅是225分

图片 12

那宝贵的25分分别来自:化学+数学=20分,物理5分,英语0分(没学过)。

并且,当时还没“发育”完全的钱伟长身高只有149cm,差1cm才能达到清华录取的标准(这一标准其实并不过分)。

图片 13

最终,钱伟长文史的成绩实在惊人,还是被清华大学破格录取了。

而在面对这五所名校的录取,钱伟长听叔父钱穆的建议,决定选择清华大学历史系,成为了“清华历史上首位身高不达标的学生”。

图片 14

结果,在进入清华大学历史系的第二天,即1931年9月18日,日本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当钱伟长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消息时,立马坐不住了,他决定弃文从理,加入国家“制飞机大炮”的队伍中!

而当他急冲冲地去到物理系主任吴有训的办公室时,发现不仅仅是自己这么想,办公室门口简直是人山人海,大排长龙!当时清华至少一半的学生都想要进入物理系学习,制炮救国!

图片 15

钱伟长怀着激动的心情,排了很久的队,终于到自己的时候,没想到只说了一句话就被拒绝了!

吴有训:“你高考物理几分?”

钱伟长:“5分,但是。。。”

吴有训:“下一个!”

图片 16

除此之外,吴有训还“吓唬”这位瘦小羸弱的学生:这位同学,你要根据个人的条件选择,目前物理系每年都会有近一半的同学受不了学业负担而转系,这对学校和个人都是损失。请你慎重考虑!

不过,钱伟长表示不会轻易放弃,最后,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软磨硬泡、死缠烂打(每天从早上6点就守着主任办公室,还不去历史系报到),终于打动了吴有训,允许钱伟长先在物理系学一年。

吴有训要求钱伟长在这一学年结束的时候,物理和微积分的成绩都要超过70分,同时选修化学,另外还要加强体育锻炼。

钱伟长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从此,顶着随时被转系的压力,开始了艰辛的学理生活。

每天除了上正课以及做实验之外,钱伟长还要自己补习英文知识以及中学时的数学知识,可谓是夜以继日地苦读。

在这期间,吴有训给予了极大的帮助,他告诉钱伟长,“物理不像学中文,不要追求文字的记忆硬背,而要体会其严格的概念,要学通,通就是懂了,懂了才能用,用了就自然记得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的努力,钱伟长的各科成绩均在70分以上(当时考核成绩非常严格,得70已经十分困难,得90分的更是少之又少),终于如愿留在物理系。

图片 17

1935年,钱伟长以优异成绩从物理系毕业,经过四年的学习,钱伟长从入学5分的物理学渣一跃成为物理系的第一名

相关文章